学院新闻

战“疫”专栏|张祖源:千里驰援

新闻作者:2018级汉语言文学(师范)张祖源  审核人:  时间:2020-02-14

母亲又走了。

非典那年她走了一次,新型冠状病毒这年又走了一次。

去武汉。

医院“请战书”上凝固的红手印,同十七年前一样像血一样印在小唐眼里,灰色背包上的名字,总让他觉得那么陌生而又熟悉。

视频里的她,被包裹在白色厚重的防护服里,只有写在背后的名字能让小唐认出是她。

哦,还有在没有被防护服遮盖住的眼睛,焕发出的闪熠的光。

那年小唐3岁,还不记事,听父亲说,母亲走了一个月,小唐哭了一个月。那年母亲作为一线医护人员,差一点倒在那白色的床单上,随着那请愿书一同埋在她爱的土地上。万幸,她回来了。

这年小唐20岁,放假回来她便已经离开,等小唐走的时候,她或许还没回来。

这只是一个人,与此同时,正有千千万万的人心在向着武汉,千里驰援。

社会主义的巨大优势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更能得到凸显。一个地方出了问题,所有物资资金在第一时间全部得到调动迅速填补缺口,全国人民自愿自发的向困难的地方无偿的尽自己所能提供援助,这年是,汶川是,舟曲是,SARS是,98是,每当有困难的时候都是。

母亲又是一天没吃饭,她脱下厚厚的防护服跟小唐视频的时候,已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小唐并没有赶上第一拨部队去武汉的车,当兵数年,很少休假的他被领导“强制”准了探亲假。看着母亲疲累的身影,和眼中始终不灭的星光,小唐暗自对自己说,我要去找她。

终于,在多次申请和协调下,小唐搭上了军医驰援武汉的车。

二月的武汉,樱花在不久后就将开放,然而这样的空气下,还有多少人有这样的闲心等待呢。

小唐下车就被套上一层厚厚的防护服,虽说三九隆冬,但抵不住运动量巨大,况且热血男儿,血气方刚,一上午下来也是大汗淋漓。

“唐,你在哪?你咋这身打扮?”母亲话语中隐约透露着担心。

“妈,我来武汉了,明天要去和你一样的那个医院,我……”

“谁让你来的?你来干什么?”

“你能来我咋就不能来?”

“嗨呀,你这孩子要气死我,我……”

“医生!医生!”母亲话没说完,被一阵急促的声音打断,匆匆挂了电话。

小唐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叹了口气,结束了自己极其短暂的休息时间。

第二天,小唐随着队伍来到了母亲所在的医院,今天他负责此医院接收社会各界捐赠的物资。早上开始,小唐在医院后门口重复了无数遍卸车,登记,核对,搬用的工作,饶是身强体壮,两只胳膊也不禁打颤。

于此同时,母亲终于完成了自己一个阶段的值班,在医院门口,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看着弯着腰搬东西的儿子,母亲眼泪一下没忍住就要夺眶而出。

小唐听见了背后的异样,猛地一转头,却发现眼前站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看脸有点像母亲,可这张脸简直就像是刚被做完面部整容手术一样,被各种口罩面罩勒出深深的一道道引子,将母亲的脸分割成好几个部分。

小唐凑近一看,站在那里低低啜泣的,不是母亲却又是谁。

母亲想要上前抱住儿子,但看见儿子一身的防护服,手里拎着两个大包的口罩,强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小唐眼里的泪水也噙不住了。

母子俩就这样对视了几秒后,母亲转身回到了医院里面。

小唐的眼睛被泪水糊住,看不清母亲的面容,唯一清晰的,是母亲眼中,那依旧坚毅的光。他抹了一把泪,接着拎起手中的东西,向医院走去。


夜晚,母亲重新上岗,继续守护着所有患病的人员。

夜晚,小唐还在努力,继续守护着身后母亲眼中的光。


写在后面的话:这是一个极其短小的故事,没有情节,没有结构,没有措辞,只有流露。部分真实,部分艺术加工。只是想通过这样一个有点类似散文的小故事,来向全国正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的医护、军队、政府等等所有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有你们,我们就不担心;有你们,我们就不黑暗。加油武汉,加油中国。天佑中华,荡破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