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战“疫”专栏|李思捷:月华的男人

新闻作者:017级汉语言文学(师范)李思捷  审核人:  时间:2020-02-13

有人说,月华的男人不爷们,在那样紧要的关口,在全体支援武汉疫情防护的医务工作者整装待发之际,他站在大巴车下,掩面涕泣,还哭喊着一些不识大体的话,太小家子情怀了。

可是,月华隔着车窗,我隔着手机屏幕,双眼都泛起了酸感。

徐国良,你好傻,你若逢场作戏,显得满不在乎或是大义凛然,月华不会为你揪心,我们也不会谴责你的脆弱。

车下的人或许可以忘记车上的人,车上的人或许可以忘记车下的人,两相忘的过程中,分离就不会显得那么痛苦。国难当头时,泪水应该在心底流淌,不应该挂在脸上。

然而,他势不可挡的情感流露又得太真切了,真切得像一首诗:

“王月华,

我爱你,

我爱你啊!

素朴的形式最贴近自然,内部情感的节奏外化为和谐的音韵,两遍“我爱你”在感叹重音延长下不断回环往复,三行的深情令所有听到的人无不动容。

离别之际,王月华听到了丈夫徐国良喊出的“最美情诗”!

王月华,你的名字入诗了,而且是首句。古人常常把月华单独作为一个意象,而你是比月华更美的意象。有嫦娥的隽秀,有木兰的风骨……

淋沐一塘春水,拂照一方花草,徐家门庭的那缕月华,今夜将穿越薄雾浓云,播撒到一个更遥远的地方。那里,需要月光治愈心灵,抚慰伤痛。那是一座病毒侵扰的城,恐惧已无法让他安眠。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虽然时常分隔异地,但夫妻二人的心却始终紧紧相依。徐国良从心底是支持王月华的,只是事件来得突然,理智还未来得及消化情感,于是他的私心暴露了,是啊,徐国良在春节前才刚刚结束为期一年的驻艾滋病村工作,因为工作原因,与妻子聚少离多,他一直对王月华心怀愧疚、想要补偿,好不容易团圆如今又要分离,这又让他如何接受?

这是妻子的选择,同为医务工作者的他又怎能不理解这其中的大义。过去,妻子对他纵有千般不舍,为了大义,亦是毫无怨言;现在,他对妻子纵有万般不舍,为了大义,也应该成全妻子。

虽然我们不能做到感同身受,但是共通感让我们心生崇高。我们要向同王月华一样毅然选择支援武汉的女医务工作者致敬,也要向支持与理解妻子行动的“徐国良们”表示感谢,正是因为有他们,爱与月华溢满了武汉。

平时很少对妻子说些温情的话,就在那一刻,徐国良觉得必须要把爱大声的喊出来。因为爱是需要直白地表达,错过某个机会,可能就要后悔一生。2020年央视春晚小品《父母爱情》同样强调了这样一个类似主题,金婚50年后,已是老夫老妻的安杰终于亲耳听到了丈夫江德福嫌肉麻而始终无法吐露的“我爱你”,圆了自己此生唯一的愿望。比起安杰,王月华是幸运的,她等来这句话时刚刚好,而且,不只听到了一遍。

徐国良说,他是一个慢热型的人,正是性格的差异与互补,让他与月华走到了一起。就在分别的那一刻,一直压抑的情感积蓄到了一个顶点,火山式地喷发也就造就了这个“诗人”的迷狂。事后看到各种新闻视频对自己的报导,他不好意思地评论道“丢人现眼了”。其实,我们恰想对你说的一句话是:“徐国良,我们也爱你!”

河大第一附属医院赴武汉第二梯队已经开始报名,徐国良赫然在列。他又要与妻子“团聚”了。夫妻二人将共克时艰,与疫情抗争到底。

身处这场战役后方的我们,翘盼着英雄们的凯旋,祈祷着他们平安。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我们坚信月亮一直在静静地守护我们,月华一直都笼罩在人间。天佑中华,天佑武汉,天佑我们心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