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战“疫”专栏|秦朗:病毒日记

新闻作者:2017级汉语言文学(师范)秦朗  审核人:  时间:2020-02-12

时间:2019年12月8日

悄咪咪的,我登场了。人类,你们可能还不了解我吧,就在今天,我占领了我宿主的肺,此时此刻,我是这个身体的主宰,我期待这一天好久了!此前,多亏了我的好朋友蝙小蝠,带着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游历了世界各地。有些兄弟姐妹在一群对我们极好的野生动物的身上扎根,本以为会有着美满幸福的生活,没想到,我可爱的果子狸宝儿、机灵的蛇小妹、活泼的土拨鼠等等成为你们餐桌上的菜肴。我们也是有情有义之毒,这一仇,我们非报不可。

作为一个有文化、有头脑和有见识的病毒,我很荣幸地成为了众病毒的首领。接下来,我将竭尽全力改造我的战队、设计战术。你们准备好接招了吗?我们将,无处不在。

对了,至于为什么是武汉,跟我自身对它的偏爱有关。忆往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多少诗人在黄鹤楼下挥洒笔墨,情真意切;又震撼于“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武汉长江大桥。看今朝,它是九省通衢,武汉大学的樱花勾勒出粉白色的浪漫,还有另我垂涎的蔡林记的热干面、老通城的三鲜豆皮、四季美的汤包……跑偏了。当然,论时机,接下来的春运,将成为我们全军出击的舞台,野蛮生长!以及,我们设置的秘密基地——华南海鲜市场,它给予我们安身立命之所,又有靠近汉口火车站的地理优势,真可谓是天时地利毒和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们这些微弱的星星之火,将要开始燎原咯。


时间:2020年1月12日

最近忙着指挥我的士兵们有序地潜伏,攻下一个个肺。今天军营传来消息,人类一个叫WHO的组织给我们起了一个名字,叫2019新型冠状病毒,还有一个英文名2019-nCoV,听上去挺高大上的。

虽然比起我们的前辈SARS和MERS还是逊色一点,但这次作战,我们吸取了前辈的经验教训。SRAS哥曾交代过说,呼吸道飞沫传播见效快,传播范围广,是你们战术的首选。当然,我们也要像你们人类说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我研究了《孙子兵法》后,其中写道:“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我们不仅通过呼吸道传播,眼结膜、人体接触、粪便等等都是我们秘密登陆的地点,另外,我们还在潜伏期新开发了一些功能:在前期减弱毒性、逃避检测,“小不忍则乱大谋”,然后再迅速攻下城池。在你们认为自己安好的时候,我们也在悄无声息地跟着你们漫游,可真是看遍了中国的大好河山。

人类,戴好你们的口罩吧!让我看看还有谁没戴口罩,我就要找上门了。


时间:2020年1月23日

今天,武汉封城了。作为首领,我依旧镇守在武汉,但我的弟兄们已经伴随你们归家的路径,散布在了你们看不见的地方。你们越是四处奔波、合家团聚,我们就越是嚣张拨扈。

前几天,我见到了钟南山,SARS哥曾经提到过他是一个非常正义勇敢的灭毒战士,此次一会,看到他人虽年迈,但英姿依旧不减当年。他叫你们不来武汉,自己却负重前往,这就是你们说的“最美逆行”吧。作为首领,我佩服这种大丈夫临危受命、勇挑重担的果敢。话说回来,我更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迎战。

明天就是你们的除夕夜了,你们尽享团聚之乐时也不要掉以轻心哦。听说你们的春节联欢晚会临时为我们安排了一个节目,我很期待。


时间:2020年1月27日

今天,我又见到了一位大人物,你们的总理李克强。看到他来看望和慰问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我感受到了你们抗击疫情的决心。近些日子,我将精兵聚集在湖北,又派出了上亿士兵跟随着近500万人离开了武汉。一点点,点亮“中国红”。

我感受到了你们的恐慌,也看到了你们的勇气。来自五湖四海的医护人员将我们围困,我的不少弟兄都死于这份燃烧着的勇敢中;我还看到了举国上下的拳拳爱国之心,不少物资被送达到指定医院,你们为武汉紧揪着的心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

夜晚时分,从部队里又传出一些另我笑中带泪的事。深夜归家的游子被阻隔在封锁的路口;一些解除了感染威胁的湖北人被众酒店排斥,流浪在公路上;“带病回乡,不孝子孙”……当然,我理解你们对于疫情的恐慌,但我不曾想到我最偏爱的鄂人成为了你们眼中的“恶人”;当然,我知道果断隔离是最有力直接的方式阻挡我们继续扩散,但抗疫不等于排鄂,你们不仅仅是同胞,更加是同袍呀!我们病毒尚且知道团结一心抵抗人类,而你们怎不知守望相助,才是你们中国人族群传统的魂理智恐惧,有效隔离,而不是寒了同袍的心。作为一个有温度的病毒,我想提醒你们:你们的敌人是我,而不是武汉人。

你或许会说,我们怕,害怕潜在的病毒。但我想说,整天被我们所包围的一线医护人员不害怕吗?我望着她们被汗水浸湿的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压迫出的血痕、以及重压下咬牙坚持的画面,我感到心疼了。

我们并非十恶不赦,我们也并没有超高的毒性,我们只是在以我们的耐力来让这个教训持久一点,我为我们死去的无数野生生灵伙伴而哭。你们在为死去的亲人而哭,我…听到了。因此,作为一个讲感情的病毒,我告诉你们双黄连口服液喝多了没用!最好的抵抗我们的药物:

就是:不出门!


时间:2020年2月2日

最近军营内捷报频传,昨天全国累计确诊病例破万,今天士兵们计划在湖北省向着破万发起冲击。一团熊熊大火在中国的版图上燃烧起来。

可是我的心里有点难受,几天前我听见有些士兵在黑暗里默默抽泣,我问它们在哭什么?它们说当看到无辜的脑瘫儿在家中孤立无援时,无比心疼;当看到无辜的小猫小狗等不到回家的主人时,自责自己为何造成这些单纯可爱的生灵的悲惨结局……我沉默了。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局。

折腾了这么久,我知道也该收手了。

我今天看到武汉的土地上矗立起了一座新的医院,据说叫火神山医院。各地也生长起来类似的医院,我知道你们众志成城,在向我们发起进攻。最近是我们交战的爆发期,我的将士、士兵死伤无数。它们也害怕了,害怕你们孤注一掷的决心和攻坚克难的力量;它们更感动了,感动于无数平凡而善良的人站在光明处,医护人员不远万里前来支援武汉,那个幻有渐冻症的院长奋战在抗疫第一线、可爱的小妹为医护人员做好每一份饭、低调的小哥为警察送上口罩、质朴的农民为医生送去新鲜的蔬菜、辛劳的环卫工人捐钱不留姓名,还有那些不能相拥的拥抱……中国人环环相扣,紧紧相依,他们所站立的地方有灼人的光芒,让我们这些病毒不能靠近。

你们大概看到过我的样子了,我的表面有许多突起,好像一顶皇冠。可在这场与你们的战疫中,我们谁也不能称王。

我只想让我的皇冠成为一面镜子,反照出你们不足与进步。 让一切污秽的死水流淌出来,以史为鉴。怯懦囚禁人的灵魂,希望可以感受自由,中国行动也让世界看见中国医护人员的个人承诺、勇气和专业精神、看见中国的建设速度、看见中国人民心怀希望、众志成城地抗击疫情。你们曾也写过“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我希望,这次,将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的交战,当我们死去,往后余年,万物有灵,各自相安。

对了,我一直相信,我所偏爱的武汉本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城市,等冬天过去,春暖花开的时候,替我和我的弟兄们去武汉看一场唯美的樱花宴,在樱花树下紧紧相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