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墨online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新版网站>>首页>>试墨online>>正文
2021年05月08日 22:53 作者:赵宇明 返回列表

“春运会那几天天气不太好。”同桌把手机屏幕倾斜给我看天气预报。

“喔,阴天或者下小雨,挺好的,应该不会太热。”我回复道,内心反倒放心了许多:天气太热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跑下来那七圈半,这样看来还好。

当天中午,部长层群和春训队负责人群里却发了通知:运动会推迟一天。内心的焦虑焦灼、担心慌张一拥而上,因为这个推迟,它延长了我24个小时的紧张。这急剧的紧张感甚至连高考前都没有出现过,我想这可能是自己平时训练不努力导致的心虚,但更多的是四个项目对于内心抗压底线的挑战。

那天晚上,辗转反侧,我急切地想听到闹钟叫醒我。可它没有。我终于忍不住去看手机上的时间:5:05 好吧,再睡一会儿试试看;打开手机:6:18 强迫自己再躺一会儿;7:00突然惊醒以为闹钟坏掉了;此后是漫长的等待,我一次次打开手机:7:21、7:27、8:13...8:30闹钟终于响了。洗漱的过程我左手刷牙、右手滑动手机屏幕盯着跑队群的最新消息,我急切地想通过他们的好消息来镇定自己。去公交车站的路上我双手双脚瑟瑟发抖,我好讨厌运动会给予我的无限压力,好讨厌自己这样怯懦。“不就是换个地方跑步吗?”我无奈地安慰自己。

下午100m决赛,我在看台上看到一兰第二个冲过终点的时候,好像就吃下了半颗定心丸,我告诉自己我也可以(坚持下第一个800m项目)。

太紧张,却已经站到了赛道上。等待发枪,却跑了神。我已经忘记当时为什么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还能跑神。只记得因为跑神起跑没反应过来,双脚抹油滑了一下险些摔倒。好在跑起来就不紧张了,狂妄一点地说,当时心里只想拿第一。单项结束后半个多小时,400m接力就要开始了。因为单项消耗掉的体力还没恢复,怕会拖累大家的担心被我写在脸上。

“放心吧,宇明姐,我们争取前三棒创造出半圈的优势。”琪舒的话让我鼻子一酸、泪在眼眶里打转,钧宁和怡静笑着安慰我没事。我告诉自己要不负这最后一棒,要对得起大家的努力。事实上是,三个妹妹确确实实创造出了半圈多的优势,接力棒交给我时,已经是绝对优势的第一。还记得那晚我发了一句话说说:请你永远相信文学院接力!而那段接力视频,我反反复复看到快凌晨四点。

那三天,时间很煎熬,煎熬到每天都吃不下饭,却又过得出奇地快,快到只剩最后的驿传接力。

最后一天的下午我看到文学院各个部门部长部员都来为我们加油。我跑完后不久就看到每个学院都有同学在扛着各自的院旗陪着运动员一同奔跑。虽然看不到正在跑道上的是哪位接力队员,但我看见久仰、东南、辉哥、汀鹏接力扛着文学院的旗跑了一圈又一圈,呐喊和加油声淹没了整个操场......驿传接力结束后,我们大概已经知道文学院第一名已是定局。唐辉学长被男生们托着扔起来庆祝这绝对性的胜利,我们哭着笑着看着辉哥和卡老师道别,我想我会永远刻在脑海里那一幕。

毋庸置疑文学院卫冕第二十八届连冠,主持人宣布成绩那一刻,我又激动地热泪盈眶;我想到半年多以来的训练,想到学弟学妹对跑队有了更多的归属感,想到小20们依然是可以放心托付的希望,想到我们一起努力得来的回报,想到已经结束的训练生活......好像一切都在我们最有归属感最团结的时候戛然而止。那晚队员们在跑队群里陆陆续续......聊到凌晨一点多钟,大家都睡不着,我们商量好第二天就去聚餐。

关上手机,我回想最开始在跑队的时候,为什么留下当领队呢,因为什么坚持下来呢,为什么那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呢?其实答案很长,都留在了这半年多以来我和他们的故事里,封存到我大学生活最快乐的记忆中。

后来每一天,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在下午训练的时间去跑步。我好像期待着什么,虽然不太可能了。东操主席台上仍有来来往往跑完步拉伸压腿的人,每次经过都忍不住去看是不是你们。和你们一起的那个冬天和春天,原来已经过去了。

所以,可以溯回到我们相遇的那天东操的下午吗?我愿意重来,你们,还要一起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坟上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