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大读中文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新版网站>>首页>>我在河大读中文>>正文
焦体检:我和佟老师的师生缘
2021年09月18日 20:29 作者:焦体检 返回列表

916日早九点,在医院工作的妻子打来电话说,佟老师办理出院了,你赶紧过来吧。正在幼儿园给孩子办理入园演练的我骑上电车,匆匆忙忙赶往医院。我知道,佟老师的时间不多了。中午一时许,噩耗传来,佟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在佟老师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我到医院看过几次。每次看到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的老师,心里就特别难受,尘封许久的和老师有关的点点滴滴也如电影般在脑海中浮现。

1999年5月,研究生初试成绩出来,我的成绩排在我报考的天津某高校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的第二名。当年招生统招计划只有两人,而且已经有了一个推免生,我只能上自费。因为家境困难,我的本科论文指导老师吴河清先生建议我调剂回河南大学。吴老师告诉我,河南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当年第一年招生,无人上线,而研究生导师、本专业学术带头人佟培基先生是国内唐诗研究专家,国内外都很有影响。对佟老师这样一位河南大学的传奇教授,我也是早有耳闻,也曾向吴河清先生请教本科毕业论文的时候在唐诗研究室见过这位身材高大的先生。就这样,我幸运地成了河南大学文学院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的第一位研究生。

还记得研究生复试的时候,几位老师随意的坐在唐诗研究室,佟老师给我一张A4大小的印有“唐诗研究室”字样的稿纸,上面正楷书写的考题,那是佟老师亲笔写的。第一题是写繁体字,第二题是名词解释,其中有一个“淮南西路”。当时我不解其意,就随便编了一个“唐代长安城的某条以淮南命名的道路,应该是条花街柳巷”。写完交给佟老师,佟老师戴上眼镜一一细看。当看到“淮南西路”的时候,老师说:“不懂不要乱写,你这是闹了多大的笑话。”老师是用平和的语气说出来的,但我感受到的是老师的威严。后来我给学生讲课的时候,每每会把我当年这段糗事讲给学生,告诫学生以我为戒,做学问的时候要老实,不要不懂装懂。

当年九月开学之后,佟老师告诉我,他因为大病初愈,身体欠佳,以后不带硕士了,让齐文榜老师带我。我当时曾以为佟老师是对我不满意不愿意带我,为此心里郁闷了好久。虽说不亲自带,但佟老师首先给我开设了课程《唐诗整理》,后来又开设了《古籍标点》。就是在佟老师的课上,我才了解了历代编纂的唐人别集、总集,清康熙年间《全唐诗》的编纂过程及其不足,河南大学唐诗研究室与《全唐诗》的渊源,及古籍整理的规范。研究生第一年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因为只有我一个学生,受到教研室诸位先生的“专宠”。我开题报告完成之后,第一时间交给了佟老师,一天后,在老师家中,佟老师把批改的开题报告拿给我,密密麻麻的批注,大到论文结构的调整,小到错别字,以及学术规范问题,佟老师一一给我指出。论文定稿之时,经与齐老师商量,我在论文封面写上第一导师佟老师,第二导师齐老师。佟老师看到后给我说,这三年主要是齐老师在带我,他不能“掠人之美”。就这样,我第一次和成为佟老师的入门弟子失之交臂。但是,当年答辩,佟老师非常重视,亲自邀请了著名唐诗研究专家陶敏先生来主持我的论文答辩。

作为学科点牵头导师和唐诗研究室主任,佟老师也多次给我们提供学习和锻炼的机会。1999年的最后一天,也即我读研的第一个元旦前一天,南京大学周勋初、复旦大学陈尚君两位先生来汴和佟老师商议《新编全唐五代诗》工作事宜,佟老师特意通知了我和刚留校的郑慧霞师姐,让我们到唐诗研究室旁听。读研期间,佟老师也多次让我们参与《新编全唐五代诗》的校稿和核对工作。2005年春,佟老师让我带着当年还在读研现在已经是文学院副院长的白金,赴西安商讨《新编全唐五代诗》出版相关工作。

2002年7月研究生毕业之后,佟老师给学校打了申请,我得留在唐诗研究室工作。河南大学文学院古典文献学专业已经在2003年获批了博士学位授权点,2004年佟老师招收了第一位博士研究生。我当时心里非常着急,找到佟老师,说要报考他的博士研究生,成为他的名副其实的学生。佟老师表示了欢迎,但他又说:“体检,我建议你还是往外考。你看你和慧霞,都是在这里读了本科和硕士,不能一直在河大读,要出去开开眼界,长长见识。如果外边考不上,再回来读。”当年我报考了四川大学和河南大学两所高校,非常幸运地接到了四川大学的拟录取电话,几乎同时又得到了在报考佟老师的所有学生中我成绩排名第一的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了佟老师,佟老师对我表示了祝贺,还是建议我出去读。我说老师我想成为你的名正言顺的学生,佟老师说我给你开了两门课,你就是我的学生啊。你出去读,把名额留给他们吧(当年报考佟老师博士的第二第三名都是唐诗研究室学生)就这样,我又一次和成为佟老师真正意义上的弟子擦肩而过。

2008年6月我博士毕业后返校,继续在唐诗研究室工作。可能是一种执念,或是一种情结,我觉得我一定要找机会真正的走入佟门,心安理得的做佟老师的学生。这种情绪一直困扰着我,直到2009年春,机会终于来了。我找到佟老师,告诉他我想进博士后流动站,跟着他做他名正言顺的弟子。这一次老师真的是满脸含笑的答应了下来。我至今记得我和郑慧霞师姐找老师的那个下午,记得在河南大学附小对面老师家四楼的书房里,阳光透过窗户和阳台门射进来,记得他的那个笑容,很温暖。在佟老师的指导下,2012年我和郑师姐顺利完成了博士后的出站报告,同时出了站。这一次,我真正的成为了老师的亲学生!

31383

2015年后,我受命接手唐诗研究室工作。我深知河南大学的唐诗整理工作承载着校、院及诸位前辈的太多期望,内心常常惴惴不安。由于自己的惰性,学术上一直成就不大,而内心每每以“家事太忙”寻求平衡。今年春,关爱和老师在为《河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科史》写的《序》中谈及河南大学文学院唐诗整理与研究时指出:“唐诗的整理与研究,仍然是文学院的学科优势,如何将这种优势巩固下去,发扬开去,需要新的一代有远大的学术理想和本领,在唐诗的整理与研究的路上,走得更好更远。”读到这里,作为唐诗研究室主任,我一是感到激励,但更多的是愧疚。我也多次向佟老师请教唐诗研究室工作。今年春,我在佟老师家给佟老师说及唐诗研究室的藏书,谈到近些年图书有遗失情况,老先生忽然间泪流满面。佟老师哽咽着对我说:“体检,现在你负责唐诗研究室工作,丢失的这些书你一定要给我找回来!在唐诗研究室这么多年,我就留下来这么些图书和材料,不能到你手里给我弄丢了,你一定给我找回来!”写到这里,我不禁失声痛哭。老师,您已经走了,您放心,丢失的书我一定尽力给您找回来!请老师放心!我一定谨记老师教诲,和同门弟子及院系相关老师一起尽力做好唐诗整理与研究工作,再次打造“唐诗研究室”这张名片,请老师放心!

佟老师不仅关心着我的学业和工作,还关心着我的家庭。2003年冬,作为证婚人,佟老师参加了我的婚礼。在婚礼上,佟老师对我们表达了祝贺,还绘声绘色地讲起了我曾经告诉他的我和我爱人相识的经过。最后,佟老师说:“最后,我用童话故事里的一句话来结束我的讲话: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大概我结婚前几天,佟老师打电话把我叫到家里,拿给我一个标有“河南大学中文系唐诗研究室”的棕色档案袋,给我说:“体检,你要结婚了,我给你写了一幅字,你打开看看。”我惊喜异常,因为早就想得到老师墨宝,但一直羞于开口。打开档案袋,墨香扑鼻而来。展开后,是大篆书写的唐代诗人王维的《相思》。佟老师说:“艳荣现在还在商丘工作,你们虽然要结婚了,但还是两地分居。王维的这首《相思》对你们挺合适的。”接着又给我一一讲解上面钤印的七枚印章。我临走之际,佟老师又从口袋里掏出200元钱,一手拿一张递给我说:“我一张,你师母一张,拿着。”

198D5

在佟老师最后的日子里,我的医生妻子基本每天都会进到重症监护室看望老师,和老师说话;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我详细说道佟老师的情况。在佟老师最后的一段时间,她受佟老师儿女的嘱托,还一直在老师身旁。老师走的那天晚上,她一个人躲在卧室默默流泪。我拉着她的手告诉她:“媳妇,你尽力了,谢谢你这段时间替我为老师尽孝。”

在这样一个仲秋的深夜里,我毫无睡意。想起过往的和佟老师的点点滴滴,我不禁潸然泪下。我决定写些什么,于是起身在家寻找留有佟老师记忆的物件,梳理过往的和佟老师的相处,用文字记下和佟老师的这份师生情缘,以告慰老师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