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墨ONLINE
当前位置: 新版网站>>首页
磨砚书怀|九日即作
2022年11月21日 20:44 作者:罗小昂 返回列表

九日即作

新开今日重阳酒,落木飞来白帝秋。

起欲登高还卧病,醉知扶菊已沾头。

横天影恨二分水,宿暮风寒一万楼。

极看伤心春过处,是家还似浦中鸥。


羽帆诗社评:

这是一首七言律诗,综合诗歌题目以及诗歌内容来看,是一首重阳节抒情之作,读来有较为深沉的漂泊之意、怀乡之情,其中某些用语以及蕴含的悲壮之意,颇有杜甫之风。例如,“登高”、“卧病”等词易让人联想到杜甫的《登高》篇,综合后四句颇有“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苍凉感。

诗歌在平仄、格律方面没有问题。对仗方面也比较严谨,像颈联中的“起欲”与“醉知”给我们一种诗歌作者有点“憨愣”的感觉:临时起意“登高”却因为病中而“扫兴”,“酒醉”捻菊却不知手中菊已残,唯菊香犹存,以至于手扶上头顶时出现“沾头”的状况而不自知。颈联中的“影恨”与“风寒”、“二分水”与“一万楼”都大略可以对应,虽然前者不像我们一般理解的“对仗”那样词语组组对应,但是单独分析字的“词性”时,还是能够对应上的,而后者“二分水”中的“二分”,如果理解为与“一万”相对应的数量,也可以对仗上。

这首诗歌在遣词造句方面还是不错的,首联,用“飞来”形容“白帝秋”,就使得“秋愁”来得非常迅速也极具动感,很有意思的用语,还有其它很多有意思的地方,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不足之处,我觉得表现在情感表达方面,诗歌所要表达的情感不够强烈,诗中为情感抒发所倚仗的物象有很多,但是没有一种非常能代表的事物,使得抒情的力度缺乏集中发力点。

当然,我们在读诗时也不能严格地按照一首诗的平仄、对仗、用韵等格律要求去评价一首诗的内核,因为这些都只是一首诗之所以被称为“诗”的外在形式。外在形式自然重要,可以给我们一种古典诗歌的范式,能让不懂古典诗歌或者对古典诗歌不了解的人知道你写的是一首古典诗歌,但是诗歌作为一种表情达意的文体,评价诗歌是决不能离开内容与情感的。

事实上,欣赏诗歌,一般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并没有规定一个人欣赏诗歌只能从一个角度或者只能得出一个统一的结论。

评论员:陆淑征、贺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