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李之禹:李嘉言在河南大学读中文——庆祝河大文学院建院一百周年(二)

新闻作者:李之禹  时间:2021-07-25  

李嘉言在河南大学读中文

——庆祝河大文学院建院一百周年(二)

附录:李嘉言在河大国文预科时的师长、亲友、同学们(1927.8—1930.7 ,有传者不赘,略补史迹)

一、师长(按师长生年为顺序,河大史传凡有记载者从略):

(一)恩师:

1.张嘉谋(1873—1941)

李嘉言在开封读河大预科时,曾到各校联系进行革命活动,在不同的学校听过张先生演讲:河南教育现状及展望、教育的社会功能等。李嘉言父李士翔1918—1920年曾由其三叔李潓(1882—1934.4)举荐,考入张先生与赵倜刚创办的“育才馆”(开封刷绒街原省图书馆东后院)学习文秘、财税。李潓由北京京师法政学堂毕业后,此时在开封省立法政学堂任学监(校长),与张嘉谋相熟。李潓任职的法政学堂与住处亦在“育才馆”不远的同一条路上。李士翔听张先生讲课。毕业后取得了政府科长资格(李嘉言《自传》)。与同为怀庆府孟州徐亚屏相善,结为盟兄弟。此后多年,李士翔即随徐亚屏升迁而任职于各地。因李士翔(1885—1946)曾与徐亚屏帮助张钫叛冯(玉祥)附蒋(介石),后张钫任省主席,李士翔被任阳武县长一任(1930—1935)。徐亚屏任永城县长半年,李士翔任永城财税科长半年。徐亚屏任第三区(新乡)专员公署专员时,李士翔任汲县财税科长。后徐亚屏长期任第五区(许昌)专员公署专员兼烟草公司总经理,李士翔在许昌任财政局长半年,又到禹县、长葛、襄县任财税科长。因此,李嘉言在河大读预科时,李士翔多次路过开封,曾几次与李嘉言胞三爷、时任省立法政学堂学监的李潓(1882—1834)带嘉言面见其恩师张嘉谋。故,嘉言曾多次面承张先生教诲。故,李嘉言自领为张先生的“私淑弟子”。也曾随其河大预科国文老师、张嘉谋同乡蒋镜湖先生去拜望张先生。

张嘉谋先生

张嘉谋《梅荫集》

张嘉谋曾孙女张磊赠同事、张嘉谋门生李士翔孙李之禹一册

张嘉谋手迹

2.李潓(1882—1934)

字怀斌,李嘉言胞三叔爷。武陟布庄人。幼读家塾,曾得其父联光亲授。按李嘉言祖规:凡长子中年必回家长家,中子持家发展家业,幼子读书入仕光宗耀祖。李嘉言祖父李沆长家,二爷李沄持家并掌家塾,三爷李潓自幼读书。后考入河朔书院,又入陈寅恪祖父陈宝箴任设在武陟的河北道尹公署道台时创立的致用精舍读书(在老县城东门外)。聪慧、好学、业优。经业师举荐考入1903年成立的北京京师法政学堂。毕业后,受聘为1907年刚成立的省立河南法政学堂(开封三圣庙街,后为省博、开封市博物馆)学监,绩佳。在法政学堂西边刷绒街东口买下独院房产(今71号)。1927年,法政学堂并入中山大学建立的法学院。李潓无留洋背景,又无人际关系,为法律系教授。李嘉言在预科时,曾听李潓讲“民法”“民事诉讼”等课。1930年李嘉言预科毕业后,李潓辞职。专为挂牌执业名律师。学识好,极聪颖,思维敏锐,口才佳,善辩,屡屡辩胜,名气大隆。1929年为营救李嘉言出狱,多方奔走。最后,因两大地方军政势力纷争官司,无力推脱,而吸食鸦片以解忧。终因无法排解而亡故。其未亡人卖掉开封房产还清欠债,举家返乡,生活陷入困顿。其书稿、文册、诉状、判书等,在“土改”时均被抄没而毁弃无存。

3.张邃青(1893—1976)

李嘉言在河大预科三年的恩师,受教益良多。曾听了张先生开设的所有课程:目录学、中上古史、中州文化史、河南史地研究、中国通史、中国文学史、宋辽金元史……经常登门求教,抄录先生讲义。李嘉言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曾将多篇论文及毕业论文《论韩愈复古的新探索》寄奉张先生求教。清华毕业后,李嘉言回汴谋职,拜会先生。先生特推荐其在省立一中、信阳师范任教(未履职。因为其清华老师陈寅恪、冯友兰、闻一多诸先生要求李嘉言就近在保定任教,以便回清华任助教)。解放后,李嘉言与张先生同任教于河大,同住一个教授大院。李嘉言于史学多有请益。1947年9月《贾岛年谱》出版,在河大面赠此书于张邃青先生。

张邃青先生照片

《贾岛年谱》补充:

《贾岛年谱》1947年9月出版。寄赠作者20册。10月,李嘉言在国立河南大学收到赠书。10月,在河大东六斋办公室,题赠给姚从吾、党玉峰、张长弓、赵俪生、赵天吏、马非百(元材)、于安澜、许骏斋、蒋镜湖、郭翠轩、任访秋、杨子固、嵇文甫、张邃青、朱自清、罗根泽、黎锦熙、罗常培、浦江清诸师友(按作者当时题记顺序)。《贾岛年谱》出版后,岑仲勉先生予以评论,认为其“考证頗见绵密”。李嘉言曾予答辩,俱刊登在1948年《学原》一卷八期和二卷一期,后收入李嘉言《古诗初探》和《<长江集>新校》。

《贾岛年谱》六万字商务印书馆1947.9  

《贾岛年谱》背面右为李嘉言赠书题记手迹

4.张傧生(1894—1985)

原名价庥,后以字行,河南怀庆府修武张延陵村人。与李嘉言世交。嘉言高祖福多公中举人后,曾在修武为官,曾与傧生曾祖同署为友。傧生幼时,曾在武陟布庄李氏私塾“三间房”,从福多长子联光门下发蒙。李嘉言在开封省立二中读高一时,曾受教于张傧生,听其先秦汉魏晋史、中国文化史等课。1922年,张傧生受嘉言胞三爷、时任开封省立法政学堂学监的李潓聘请为法政学堂教授。傧生与其北大同学多人聚资筹建开封私立黎明中学(禹注:在省府前街西头路北)。1945年后任河南大学教授等职。1948年9月任河南省教育厅长期间,胁迫河大及开封、河南各大、中学校4000余师生南逃,后又逃台湾。使一代名校河南大学元气大伤。时,李嘉言正在傧生胞弟、李嘉言在清华大学的学生张卜庥在郑州国立十中(中正中学)任教导主任的高中任教。张卜庥曾极力劝说李嘉言南逃,李嘉言拒绝,回到武陟解放区家中。

张傧生先生相关图片

张傧生先生

                 

张傧生著作《魏晋南北朝政治史》《魏晋南北朝史》《北朝三史校记》

5.冯友兰(1895—1990)

李嘉言在河大预科前后曾听冯先生的“国文”“修身”及“中国哲学简史”“上古先秦哲学史”等课程。在清华大学时,李嘉言多次随好友哲学系助教李戏鱼拜见冯先生,亲承教益,并选修冯先生“中国哲学的特点”等课。1934年8月,蒋廷黻在冯先生出国研究,代理文学院长一年时,伙同朱自清赶走了冯先生聘请的刘盼遂专任讲师、讲师罗根泽。冯先生回校后表示不满,故坚持1935年聘请李嘉言任国文系助教。朱自清服从,并做了“违心的投票”(《朱自清日记》1934年5月)。李嘉言1956年《自传》中说:“在清华大学做助教时,主要接触的是闻一多、朱自清、冯友兰诸老师”。1982年冬,李嘉言子女之舜、之禹曾往北大“三松堂”拜见冯先生(未见)。1983年李嘉言《长江集新校》出版,之禹曾寄赠冯先生,冯先生日记有记(见其《年谱初编》)。

6.董作宾(1895—1963)

原籍温县董杨门,生于南阳县长春街。原名作仁,字彦堂,又作雁堂,号平庐。北大研究院毕业后,获硕士学位。1926年8月—1928年7月,在河南大学任文科教授二年。李嘉言在预科听董作宾“语言文字学”“史学”课。1928年11月,董先生在安阳甲骨考古发掘,曾到河南大学七号楼201教室,由河大预科主任徐待峰主持,董先生作“小屯村甲骨发掘成果及文字辨识”的学术报告。李嘉言到会听其报告,并作记录。

7.刘盼遂(1896—1966)

1928年8月,刘盼遂先生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毕业,回到开封。在设于河南大学的河南省通志馆做编修,并在河南大学国文系任教授。李嘉言两年间选修刘先生“说文”“尔雅”等文字学课程。由于性情相投,过从颇多。1932-1934年,刘文典任清华国文系系主任时,聘刘盼遂先生为专任讲师,李嘉言又选修刘先生“文字学(形义)”“论衡”“世说新语”“国学名著选读”“杜诗”等课,过从甚密。“河南籍学生都与刘盼遂先生来往较多”(于安澜《漫忆李嘉言》)。1933年,文学院长冯友兰出国研究一年。蒋廷黻代理文学院长一年。朱自清即与蒋廷黻合谋:辞退由刘文典聘请的刘盼遂及其师弟罗根泽,引起国文系全体同学一致反对。四年级学生李嘉言作为“五人代表”之首,力挽留刘盼遂:面陈朱、蒋氏;上书“聘任委员会”(见拙文《李嘉言与刘盼遂先生》)。为挽留刘盼遂,李嘉言得罪了朱自清等有关师长,为以后七年遭遇困苦,6年不得升为教员付出了代价。故,1935年李嘉言在保定育德中学任教时,将别号“泽民”改为“慎予”。1934年10月,冯友兰返校,对辞退刘、罗一事甚不满。曾力召刘、罗回校。刘、罗婉拒。从此二人终生不进“清华园”。且冯先生与陈寅恪、闻一多、刘文典、杨树达商定,聘李嘉言回清华任助教,朱自清只得依从,“作违心投了赞成票”(朱《日记》1934.5)。

1947年李嘉言《贾岛年谱》出版,寄奉刘先生请益。1962年李嘉言主持改编《全唐诗》,将“改编计划草案”、“全唐诗重出诗篇索引(抽印本)”寄刘先生请教。1963年5月15日刘先生给李嘉言回信(见《李嘉言纪念文集》信函图片,及422页原信内容)。

刘盼遂先生相关图片

刘盼遂1934年在清华大学任国文系专任讲师时,载于《清华大学1934年刊》。李之禹翻拍于1982年。

1962年李嘉言将“改编全唐诗计划书(草案)寄给陈寅恪、刘盼遂等专家;1963年5月李嘉言又将《〈全唐诗〉重出失注索引(初稿)》抽印本(86面),并寄赠陈寅恪、刘盼遂等请教,刘盼遂收到后回信。信头所划对号为李嘉言所划。                

《清华副刊》41卷10期报导国文系全体同学请求挽留刘盼遂文《刘盼遂先生殆难挽留》                

李嘉言(6级 四年级)起草的国文系全体同学请求挽留刘盼遂上清华大学聘任委员会公函(《清华副刊》41卷10期 1934.5.28)            

附:以下为李嘉言为国立清华大学国文系全体同学(6、7、8、9级 1930.8—1934.6在校)为力挽留刘盼遂上清华大学聘任委员会书及当时《清华副刊》的报导

刘盼遂先生殆难挽留①

——同学谒蒋院长未获结果

正向聘委会作最后申请

中国文学系专任讲师刘盼遂先生因故将于下学期离校,该系同学出而挽留,事已载上期本刊②。兹悉该系同学所推出之代表五人③,已于廿一日谒见文学院藏(原文如此。长 或蒋)廷黻先生④。陈明全体同学之意见毕,复提出两点:(一)据闻刘先生之所以去,系因学校当局对其治学方法有所不满,然以同学数年与刘先生相处之经验所得,则觉刘先生之学识实甚渊博,且所授课程同学均极有心得,同学固不能以己见为当,然亦不敢信为全非,因此请学校务必参纳同学意见,对刘先生事重加考虑。(二)刘先生现在本系担任之课程均极重要,对专治文学者或专治言语文字者皆为基本学问。刘先生授之皆游刃有余,若然一旦离去,则现有各教师势不能尽代担任,而此数门基本功课必然不能开班,如是影响于同学课业者将何堪设想?蒋院长当就二点答复:(一)本人虽不懂中国文学,然以为中国文学系教师必能了解旧文学且能创造新文学者方为理想的人物,以本人所闻,刘先生实未能合此条件;(二)刘先生去后,功课不能开班,同学所虑亦是。然学校自当设法也。代表们聆教后,当以蒋院长之立足点根本与同学不同,且意志似甚坚定;谅不能有何结果,乃兴辞而去。事后,以蒋院长之意见传达于同学,同学对蒋院长意见颇不能了了,群以再请之于聘任委员会,亦或有结果,同学为功课前途忧虑之苦衷,以或可见谅也。

现悉上陈聘委会函已于日前发出兹觅得原函如左:(之禹注:原版为竖排印)

聘任委员会诸先生尊鉴:

窃闻好学者不矜名,守德者不慕利,求诸今世,其能与道汗(原文如此。应为汙,即污)隆⑤为人法师者盖其寡也。讲师刘盼遂先生,钩沉古籍,精研全(金)文,好学耽恩(思),持坟入典,执校(教)于本校有年,治事之勤,处人之诚,不暇生等一一谈也。方庆孔坛马帐,既闻道以进修;扬处朱门,时载酒而立雪,乃闻刘师忽有他迁之讯,谛听之余,惊悚何胜,初以为道听塗说,传言多讹;因以叩之院系当局,始悉寒谷生风,其来有自,窃以为刘先生之不可去有数,愿为钧会陈之。钟鼎盘敦之字,鸟兽虫鱼之书,形义声酌(韵)之学,皆为治国学之基础,又非专心骛学者,不办。苟以为轻而不急也,则毋宁否认国学,去国文系可已。脱非如是,则必以此为发轫。此非生等好为异论也,凡此所言,率皆他人所不能,而刘先生优能为之。刘先生去则此数课程势难开讲。且也,以目前而论,本系教授既少,其仅务以(以务)新自矜而讲解不能使同学明了者复非无一二⑥。此本系景象抑何可虑?今彼而不除,此竟去之,生等百思不能得其解也。窃亦尝陈之院系当局矣。院系当局一则曰:教学之法厥宜维新,或则曰:出于众议积(怨)非一日。所论均难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夫学问之道,非仅谓新旧而已。新者未必为长,旧又何能言其必短;要之,求其能启生徙(徒)者始为上也。苟以为刘先生之法旧,则何不尽去本系之老师宿儒,而易以游学西国,近兹改塗者乎?⑦此谓之蔽于一,窃以为未足说理也。至于事之决定,自当辨其是非,不能一断遂不可易。生等年富浅寡,未敢固执,然亦尝叩之于绝学深思之士⑧,言刘先生为不能者,未之有也,如是言之,评论何相左乃尔。所谓众议者,得非诬耶?生等埋首书案,向不预闻学校行政,然有危害于学问课业者,则不容缄口。前瞻来塗,莫名惶悚。惟钧会审事度理,体物察情,为有益之改正。生等所翘首切盼者,莫过于是矣。临书神驰,佇以待命。

中国文学系全体学生谨啟

(国文四年级李嘉言执笔)

(原载《清华副刊》41卷10期 1934年5月28日  原版为竖排印)

 

之禹注:

①刊于《清华副刊》41卷10期(1934.5.28)。 此文原排印有多处错误,今在原文后边用括号注明纠正,仅供参考。尚有难定论者,或为排误,抑为笔拙,读者幸亮察之。

②《清华副刊》41卷9期记载:中国文学系全体同学挽留刘盼遂先生,言其“品行高尚,学识丰富,来校教学数年,所任各门功课,均极能使同学感觉兴趣而努力,故极为同学所爱戴。……闻刘先生离校,莫不露骇,乃于18日晚开全体会议,坚决挽留,并推出五人,负责向学校交涉。19日晨,代表五人往见系主任朱自清先生,一允以商之蒋文学院长……”。

③五人代表:李嘉言(6级,四年级,河南武陟人)、许世瑛(6级,四年级,浙江绍兴人)、陶光第(7级,三年级,河北大兴人,生于北平)、董同和(8级,二年级,江苏武进人)、刘述真(8级,二年级,湖南邵阳人)。

④文学院长为冯友兰。1933年8月—1934年10月冯友兰赴国外研究休假一年。文学院长由蒋廷黻代理一年。1934年10月上旬冯友兰返校仍为文学院长。蒋廷黻不再代理。朱自清正是利用这次机会,才得以完成对国文系的人事调整:辞退了两个河南教师和一位河北人讲师罗根泽,即:一、深受学生欢迎的专任讲师刘盼遂(河南息县人,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第一届成绩第一名录取,陈寅恪先生得意入室弟子),因而引发了国文系全体同学几次开大会三次面陈或上书系、院领导和校聘任委员会;二、助教安文倬(河南开封人)、讲师罗根泽(河北深县人,同时考入清华和燕京两校研究院国学门,是陈寅恪入门弟子,又是冯友兰“中国哲学”的入室弟子。朱自清日记1933.9.19记郭绍虞甚恨罗根泽。郭与朱自清北大同学,关系甚密)。而换上了在当时学术成就,古文字形义、声韵学都不如刘盼遂、教学经验等都无法和被辞退的刘、罗相比肩的,江浙系的他的亲近的两位教师。完成了他初做国文系主任后国文系人事变动的人脉基础。至此,国文系教师江浙派系教师由原来的1/3强达到了将近一半。况且其他几位教师陈寅恪、闻一多、杨树达、许维遹、王力等都是一心向学问,埋头读书的学者,不大关注行政事务。冯友兰1934年10月上旬回到学校,也只有徒叹无奈。朱自清的心机于此可见一斑。

⑤原排印错误。汗,应为汙,即污。污隆:污,下降、衰落。污隆,亦作 隆污:原指地形高低,此处指世道的兴衰、  政治的兴替。或为学问、道德、品行的高低。《晋书·后妃传序》:“晋承其末,与世污隆”;《宋书·傅亮传》:“访心迹于污隆”;《隋书·儒林传序》:“虽世或污隆,而斯文不坠”;《陈·徐陵上梁元帝表文》:“加牢贬馆,随世污隆”。此处为偏指,犹盛衰,引申为升隆。

⑥似指闻一多和朱自清及赵万里(字斐云。赵,浙江盐官人,东南大学肄业,在北京图书馆事目录版本。1933年在北大历史系任讲师,颇失意。朱自清日记1933.6.12“早入城访斐云。斐云仍在历史系为讲师。惟北大对其殊不甚敬,有至辅仁设法意。江公(按:似为浦江清)意,斐云太骄。当经受些磨难。”北大欲逐之,而欲往辅仁,朱自清本年8月聘来清华,改教散曲及金石文字。见注释⑦。

⑦游学西国,近兹改塗者:“游学西国,近兹改塗者”明显是指向朱自清,朱自清刚刚游学西国,而又是“改塗者”。当然也指闻一多,闻一多当时来到清华才两年,加上青岛大学“驱闻风潮”,闻一多当时并不被同学们看好。“闻先生在这一年是颇有点负气的,所以他在这一年里拼命地预备功课”( 孙作云《忆一多师》)“闻先生是新诗人,却讲古代文学,所以总觉得同学不满意。朱自清讲中国新文学研究有很多人反对,同学们中间确实存在闻先生是“新月派”,教不了古代文学的想法。”(闻黎明《闻一多年谱长编》442页)“他本是新月派诗人,在美国又是学舞台设计的,现在又教起《诗经》《楚辞》来,自不免有功力不到的地方,所以他就拼命下功夫,许多蝇头细字的读书笔记都是在新南院写出来的。”(赵俪生《篱槿堂自叙))。但就朱自清当时的教学、学术水平以及他的为人和心胸,更感到如芒在背,长久难以释怀。对李嘉言的怨恨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了,以后朱自清对自己的学生李嘉言态度上有了很大的转变。朱自清对李嘉言几次不实的诬陷,主要也是在辞退刘盼遂事件之后。1942年7月李嘉言不得不离开学习工作了11年的清华大学,闻一多深感惋惜也予以理解(见《闻一多年谱长编》、何善周文及拙文《李嘉言与闻一多先生》),但是朱自清对李嘉言离开清华大学却有截然相反的评述(见其日记)。近兹改塗者也指朱自清刚聘来一年的赵万里。赵原在北大历史系,准备接替将要被辞退的刘盼遂、罗根泽金石文字及文学史课。

⑧对辞退刘盼遂一事,同学们也征询了国文系其他教授的意见。杨树达因为与郭绍虞关系不好,他知道朱自清和郭绍虞的关系,加上他本人不大关心这些行政事务,所以不置可否。朱自清辞退刘盼遂的信,自己不便当面递交,也是交给杨树达转交给刘盼遂的。聘刘盼遂、安文倬来清华的是刘文典,刘文典当时也感到自身难保,不便多说。刘文典得知安文倬将要被辞退,曾几次为安文倬向朱自清说情,被朱自清拒绝。当然这里边还有其他隐情了。 闻一多到清华才一年多,更是个埋头书案“不下楼的人”,何况他的教学和学术研究尚未站住脚,无法表示反对。他推荐了两个人都没有被朱自清接受。浦江清本人苦学苦读本不爱管这些人事调动之事,但他与朱自清关系甚密切,故不会反对。俞平伯是朱自清聘来清华的举荐人,多年关系密切。对辞退刘盼遂他完全同意。他1934.5.19日曾建议朱自清“系事至多摘下方眼镜即可”;5月20日朱自清“晤蒋,决定不更变原定办法”;5月21日“学生晤蒋,蒋甚坚定”。许维遹刚从北大毕业来到清华做教员,资历尚浅,加上也是苦读之士,不闻书外事,无法表态。余冠英是助教,与朱自清是同乡,又是中学、大学的师生关系,自然同意朱自清的决定。这期间又因为他做助教已三年,多次找到朱自清为自己提级一事请求朱自清,并提供一些系里各种相关情况(见朱自清《日记》此时)。陈寅恪平时更是对窗外事不闻不问,但这次对辞退刘盼遂却表示不满(见注释⑦)。“绝学深思之士”当指陈寅恪(见《朱自清日记》1934.3.22日,余冠英来告陈寅恪对辞退刘盼遂不满)

8.马非百(元材)(1899—1990)

第一次在河大任文学院教授时,李嘉言为国文预科三年级学生。听其“清史”“三民主义史”二课,为李嘉言考取清华大学有助力。李嘉言1930年8月,赴北平考清华的作文题目是:“试论三民主义与马克斯主义之异同”(二题选一。李嘉言在河大预科时进行革命活动时,读了很多马克思著作,选作此题)。1947.9—1948.6,马先生在河大第三次任教授时与李嘉言为同事,亦师亦友,甚相友善。李嘉言在东六斋办公室题赠出版的《贾岛年谱》第一版,面呈马先生。1949年李嘉言与马非百同在北京马大人胡同(今165中址)华北大学政治研究所学习马列主义。李嘉言是学委会研究部长。当年的学生,现在领导其老师学习。

9.蒋镜湖(鑑璋)(1899—1975)

李嘉言在河大国文预科三年的国文恩师。河大《百年人物志》315页著有其60字的简介。1948年开封出版的《河南•现代名人录》有其简历并附小照(网评其“挺爽一老者”)。李嘉言在预科三年,听其课两年:中国文学史、诗词格律、诗词作法、韩愈等。1947.8—1948.6师生二人同教授于河大文学院,李嘉言时相请益。1949年7月,河大南迁苏州的千余师生回到开封。教职员百余人在炉坊胡同拐角,日寇侵占时期为其驻军司令建的独院二层楼内办学习班。《任访秋先生纪念集》内其后人曰“学习马列主义”,实则政审甄别。少部分人被开除(如《于安澜先生纪念集》中云,于先生被河大除名<禹注:实则不当>)。而蒋镜湖先生却留任新河大教授。说明蒋先生政审、历史过关,无大问题。此时,李嘉言已从北京华北大学学习归来,任国文组长,住在柴火市街中间路东。李嘉言几次到相邻不远的炉坊胡同“学习班”看望过去的师友、同事(见于安澜《漫忆李嘉言》一文):恩师蒋先生、至友于安澜等。

蒋先生等人从苏州返校,且蒋先生政审留用仍为国文系教授。但有资料滥诬:“河大师生3200余人南下苏州,后奔台湾,理科类师生基本流失。蒋鑑璋对此负有责任,后因其他罪名下狱”。实诬耶:一、蒋先生回汴,二、政审合格,留用,三、在苏州姚从吾潜逃,蒋先生并非“三人管理小组”“七人委员会”成员,无权无名,仅一矻矻学者。他如何能策动河大的3200余人师生南逃?一个国文教授如何能策动‘理科类师生基本流失’”?而他自己却不逃走,回到了开封原校址任新河大教授?史实曰:时任河南教育厅长的张傧生胁迫河大、开封、全省大中学校4000多师生南逃苏州后又逃台湾。河南南逃师生是全国南逃师生第二位的山东省的七倍(有资料云:十倍)。河南南逃师生根源在此,怎迁怨冤责于蒋先生呢?当时李嘉言正在河南老乡、他在清华教过的学生张卜庥(张傧生胞弟)任教导主任的郑州国立十中(中正中学)任高中国文教师。张卜庥极力劝李嘉言也随他南逃。李嘉言坚拒,回到了家乡解放区。失去工作,没有薪水。1949.1.30正月初二,李嘉言由太行行署、焦作地委送北京华北大学学习,一年无工资。此后一年家中妻子一人带5个孩子,生活相当困难。顺及。

1949年10月,李嘉言随吴芝圃(省立二中校友)、嵇文甫从北京华北大学学成归来,回到河南大学,被任命为国文组长。1950年2月被任命为建国后新河大第一任国文系主任。此时国文系教师有12人:李嘉言、朱芳圃、于赓虞、吴鹤九、蒋镜湖、张长弓(以上教授)、任访秋(副教授)(见《李嘉言纪念文集》廖立文),讲师:王香毓(南阳人,生于1906年。李嘉言清华大学国文系高二级的学长。随李嘉言来河大国文系,因不满意仅给其讲师地位,1950年夏回北京任中学教师,其妻在北京。1981年冬,夫妇二人煤气中毒而亡。见吴宗济给李之禹信)、赵天吏、邢治平、助教牛庸懋(1950年初李嘉言日记本末页所记国文系最初教师十一人,其中有王香毓。廖立文章中所记教师名单为1950年8月他初来中文系的名录。此时王香毓已回北京。1950年秋,从毕业生中留校4人做助教:赵明、谢励武、牛xx、xxx,此时教师共14人)。不久,蒋镜湖因历史问题入狱。

李嘉言与蒋先生睽违十年。1959年8月,蒋先生60周岁,因病保外就医。一天晚上,蒋先生从游梁祠东街4号家中步行至半截戏楼街11-7号河大家属院李嘉言家会面。二位师生坐在院子葡萄架下,二个小凳,一个方椅,一包烟,二杯一角钱一包的花茶水,二柄葵扇……谈了往事、旧友、学术创作、中文系发展现状……当时刚留校任中文系助教的王宗堂来访,倾听了二人交谈。《李嘉言纪念文集》中王宗堂长文记述了二老会面情形,云:蒋先生还是“戴罪”之身,李先生不避嫌地亲切交谈,可见二位师生情非一般……1967年10月,李嘉言病逝,讣告刊在《河南日报》,追悼会在大礼堂举哀,蒋先生亦闻之,高徒先去,白发送黑发,蒋先生甚哀伤。68高寿在病中,只能心中悼念之。(另附蒋先生资料于后,皆网上查得。附此以完善之)

附录:蒋镜湖资料

1.人物资料:

蒋鑑璋,字镜湖,唐河县人,年四十九岁,“五四”时代肄业二中(禹注:应为开封省立二中),创办《青年》半月刊,誉洽中州。嗣升国立武汉大学,复与湘赣名士,创办《艺林》半月刊,风行海内。毕业后任河大讲师六年。继任一师,及第一女师文科主任五年,后任郑州中正中学校长。抗战期间,历充开(封)师(范)教导主任,及黄河流域水利专校教授兼训导长六年。现任河大(国文)教授,与友好编有《儒效》月刊及《国学》周刊。其著作已出版者,有《中国文学史纲》《镜湖散稿》《壬午诗钞》等书。(之禹录于1948年开封出版之《河南现代名人录》)。

2.《书呆说书及镜湖先生》:

(案,网查)1960年一天下学,家来客。青衣小帽。挺爽一老者。父告知,镜湖先生也。后,遇蒋先生书,一例囊之归。先后得《庄子集解》《昌黎先生集》《后汉书》。另收有《前汉书》《论衡》,无其藏书印。但书内批、注,仿佛为蒋先生之笔迹也。

3.网查:

《平顶山日报》一篇《<还图书>背后的一段艺林佳话》文,上有蒋镜湖先生诗一首。移来如下①:

今忽获旧籍,呼我以酒劳。

云有陈先生,汲古蕴雅操。

乱中购此籍②,印拓凌辰号。

无缘见君子,中心恒糙糙。

吾友赵理之,奔走来相告。

谓重在道义,愿以书还报。

匹夫贵黄金,高人肝胆照。

得缔翰墨缘,非以虚名钓。

凌辰意慊慊,举觥共一③。

安澜得闻之,高义叹独到。

吟诗纪其事,友朋共感召。

乃倩老画师,精心写其貌。

馈成还图书,诗画齐炳耀。

聚书还书人,两堪是则效。

试看尺幅间,幽深寄其奥。

丹青两会心,非以逞形肖。

直是延津剑,豈仅资赏眺。

艺林增古馨,谁云世未造。

(禹谨注:

①此篇得之于网上。从诗中涉及友朋及事例,此诗似写于1930年前后:赵天吏刚考入河南大学,李嘉言于1930年8月离开河南大学考取清华大学,于安澜1931年春节离开河南大学到信阳省立三师任教。

②“乱中购此籍”,指1929、1930两次中原大战,冯玉祥败出河南,张钫主豫省。1928年11月,李嘉言因革命活动被捕入狱十个月。1929年9月,李嘉言“无罪”释放。在河大读预科三年级,受教于蒋镜湖先生。1929年底,蒋先生在省立女一师任教。另,或写于1947年上半年。

③“举觥共一”,网上原诗缺尾字。本诗为新古风,韵脚不一,用新声AO韵。此句尾字应从AO韵,权为之补一“慆”,喜也。供一哂。

蒋先生学问弘富,博通文史。此小书(禹案:指蒋先生《中国文学史纲》)仅以教材之故,提纲挈领,要言不烦,将三千年文学史系于一线,虽简而又简,实删冗纠偏之力作也。

先生一生著述,诚如序言所言:“尽在千百学生作文簿中矣!”故常人多未见之。

4.网查:蒋镜湖简历:

1919年在开封省立二中读高中,受(高三下的)曹靖华的影响,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是中学生进步团体“青年学生会”的成员。国立武汉大学毕业,先后任河南省立水利工程学校教授、国立黄河流域水利工程专科学校教授,后受聘到国立河南大学任教授,有一个时期还曾兼教授会会长。

解放战争期间,河南大学师生3200余人因躲避战祸南下苏州,继奔至台湾,河大师生理科类基本流失。他对此负有责任,后因其他罪名而下狱。

一生著述较多,有《中国文学史纲》(亚细亚书局出版)《甲申集》《壬午诗钞》《癸未吟草》等。

蒋镜湖先生的中国文学史纲封面

封底

序言1

序言2

10.郝象吾(1899—1952)

李嘉言同乡恩师,过从甚密。李嘉言考入河大预科三年中,多次拜访先生,或在校本部其住处,或到繁塔下农学院办公楼请教。因为李嘉言担任河大武陟同乡会会长,而武陟籍本科生化学系王大中、哲学系孙道升创办了《武陟学生》刊物,李嘉言投稿并约请师长题字为文。李嘉言每次返乡为先生带信、物、钱去南东陶村郝府送去。象吾祖父、父亲都在西陶镇教私塾。一来二往,郝家祖孙三人都喜欢沉静、努力上进的嘉言。加之李嘉言胞三爷李潓(1882.10.19—1934.4.2)京师法政学堂毕业后回开封担任1907年刚成立的省立法政学堂学监。1927年法政学堂(法政专门学校)并入河大,在法政学堂基础上成立法学院。李潓被聘为法学院法学教授。三年后离职,专做执业大律师。在刷绒街东头购独院房产(今71号)。兴盛时,家里雇有专门厨师和黄包车车夫。故,李潓与郝象吾相善,时相过从。1928年春,经两家家长之命,李嘉言与长其三岁的郝象吾二妹郝远如(河大医学院本科生,毕业后留校任助教,解放后在郑州河医任教)订婚。因1928年底李嘉言被捕入狱9个月,1930年考入清华大学等因素,1931年春,因“感情不合”,二人解除婚约(参见李嘉言《自传》《李嘉言诗词辑》及注释)。因李嘉言多次到农学院拜访郝先生,多次听其讲授“植物学”、“优生学”等课程。

1948年6月23日上午,开封第一次解放第二天,因河大南迁苏州,李嘉言辞去教职,举家回家乡武陟。上午,从龙虎街20号(今14号)作别了同院夏一图、赵俪生两家,出曹门步行往禹王台。穿过禹王台,先至干河沿工学院院长、其清华换帖义兄阎振兴家别叙并留餐。阎赠其题名二吋照片留念(见照片及题名)。后至繁塔下农学院办公楼郝先生家告别。说明自己决定不随校南迁,回武陟家。郝先生将一些钱物托李嘉言带回家中。从此与恩师成永诀。

多年后,李嘉言次子与郝先生外孙女供职同校,并专访其母亲郝先生女儿立熏先生,了解郝先生行述及郝远如情况。2016年春,笔者返乡,专程赴南东陶村采访郝先生二位堂侄立智等,看其族谱,抄录、拍照;瞻其故居、祖茔拍照留念:以尽先生门生被泽受惠之感念深情。

郝象吾先生

郝象吾先生之女郝立熏

题赠李之禹《郝象吾先生文集》

11.罗根泽(1900—1960)

罗先生1929年清华国学研究院毕业后,受学长刘盼遂邀来河大任教一年。李嘉言选修罗先生“乐府”“诸子选讲”“汉魏六朝文学”“文学批评史”等课。此后30年,师生二人学术交往频密:李嘉言评其《中国文学批评史》,收入罗先生编《中国文学史论文集》。1947年,李嘉言《贾岛年谱》出版,寄奉罗先生请益。二人都专事全唐诗研究,并都取得突破性成果。都被傅璇琮先生列为近现代唐诗研究四大家中,其他三位先生,闻一多、郑振铎、罗根泽又皆为李嘉言恩师(见傅璇琮《<唐诗杂论>导读》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又《李嘉言纪念文集》269页引其文)。

12.党玉峰(1902—1957)

河南郾城县党湾村人。原名林修,又名蕴秀。出身教育世家,父党叙伦入京师大学堂。终身从教,是当时许昌地区著名教育家。二十年代毕业于河南大学国文系,获文学学士学位。留校任助教、讲师。后任国民革命军张钫部25路军总指挥部(驻开封)秘书参议。后,任河南公路局秘书兼科长,建设厅秘书。再,任开封省立女子师范、北仓女中、省立第一师范、中正中学教员,省立汝南中学校长;西北农学院副教授兼秘书,代田培林(沛霖)出任校长职务(二个月)。1944年任河大文学院教授兼校秘书,又先后担任秘书长、总务长及教授会主席。河大自紫荆关再迁陕西南商南县赵川镇时,学校派党玉峰先行赵川镇探路。青年教师及学生翻山越岭走小路。党玉峰率领老教师眷属走大路,用了5天时间抵商南县赵川镇(今属丹凤县)。党玉峰与乡长党飞武同姓而相商甚欢洽。腾出房子安排老教师及眷属吃住十多天,还要求河大驻节赵川镇办学。临走,又派几个家丁持枪护送老教师及眷属抵龙驹寨(即今丹凤县城)。行前校长张广舆亲题“维护文化”金色大字的白果木金匾相赠:47名教授教师署名。呈匾落款人为此事交办人党玉峰教授并自领“宗弟”,以示感激之情。党玉峰很好地玩成了此项任务。河大迁苏州后,党玉峰一度代行校长职务。任总务长、学生自治辅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与马非百向教育部争取到一笔河大可以生存的经费。

梳理党玉峰史迹,为李嘉言恩师立谱。李嘉言在河大预科三年,从党先生学习国文读本、诗词格律及作法。特别是向工于真篆草隶的党先生专习书法。1947年9月,李嘉言《贾岛年谱》出版,在河大题赠并面奉恩师党先生一册,以为感念。党玉峰性情豪爽,善诗文创作,尤精于书法。著有《临池琐言》《说文方言考》《吴梅村评传》《古书疑举例续补》等。解放后在崇贤中学、上海肇和中学、郑州建筑工程学校任教。1957年病故于郑州。

党玉峰先生

附:

党玉峰,原名林修,又名蕴秀,郾城县人,河南中山大学文学士,曾任前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路总指挥部秘书参议及政治教官,河南省公路局秘书兼科长,建设厅秘书,河南省立女子师范,北仓女中,第一师范,中正中学等校教员,省立汝南中学校长,国立西北农学院副教授兼秘书,国立河南大学副教授,兼秘书及总务长等职。性豪爽,善诗文尤精予书法,著有临池琐言,说文方言考,吴梅村评传,古书疑举例续补等书。

13.繆钺(1904—1995)

1929.8—1930.7月在河大任教。李嘉言预科三年级听了缪先生一年的课:“六朝诗文”“杜诗”“词选”等课。1932年5月,李嘉言在清华大学国文系二年级下期,担任中国文学会刊物《文学月刊》第三卷主编,曾去信缪先生约稿。缪先生寄去《鲍明远年谱》。李嘉言将该文刊发于清华大学《文学月刊》三卷一期。1960年初,李嘉言受中华书局委托,主持“改编、校订全唐诗”工作。1960年10月19日,李嘉言“全唐诗笔记”中记:“上午发缪彦威一信,附上华忱之来信;发赵万里一信附上王重民来信;发徐调孚来信附上王全<案:王仲闻、傅璇琮合用笔名。彦威,缪钺字>。”以后,又给缪先生寄上“全唐诗整理计划”“全唐诗首句索引”“全唐诗重出诗篇索引(抽印本)”等资料性成果。

(二)曾受教的师长:

1.杜严(1875—1938)怀庆人。

2.井俊起(1875—1958)商丘人。

3.黄际遇(1885—1945)

1929.5—1930.6任中山大学校长一年。李嘉言曾听其时政、教育、修身等训导。并听其算学、代数等课。1929年9月,李嘉言、李峻之出狱回校,时任校长的黄先生分别找二人谈话,晓以大义,动之以情。鉴于二人学业刻苦,成绩卓然,为人真诚,而允其回校复读。后二人考入清华大学,成绩斐然。实不负黄先生教诲。

4.王拱璧(1886—1976)

西华人。李嘉言在预科时,曾从王先生习“乡村教育”“平民教育”“农村社会”等课。

5.孙霁虹(1887—1937)

开封人。李嘉言在预科时,曾从孙先生习武、健身、球类。

6.王幼侨(1888—1951)

安阳人。李嘉言在预科时,曾从王先生学国文法、习作。

7.席懋(Dr.Arthar.Seymorer)(1890—?)

女,博士,美国人。1920年在河大预校时任英文教员。教学认真,善于启发学生思维,与同学关系很好。其爱女路易斯害天花死于开封,葬在河大东城墙外空地。每晚席懋站在城墙向城外眺望。学生多见之,深感动。李嘉言在河大国文预科读书时,曾从其学“英语”“英美文学”等课。1948年河大学生赴美留学到其家,谈在预校时她在河大的往事,对河大感情颇深。

8.黄敦慈(1891—1991)

信阳人。李嘉言在预科三年,选修黄先生数学课:代数、函数、平面几何等课,对其考入清华甚有助。李嘉言又与黄先生同任教于河南大学,同事八年。

9.郭宝钧(1893—1971)

南阳人。李嘉言在预科时,曾从郭先生习“先秦史”“考古与历史”。

10.嵇文甫(1895—1963)

李嘉言曾听其“哲学史”等课。1949年10月初,嵇先生到北京马大人胡同华北大学政治研究所请李嘉言回新河大任教并重组新河大中文系。李即随嵇老返汴任教。任命李嘉言任新河大国文组长,筹建新河大国文系,1951年11月15日下达聘书聘李嘉言为文学院教授兼中文系系主任。

嵇文甫先生相关图片

1951年嵇文甫聘李嘉言任河南大学教授兼系主任聘书          

河南省政协一届一次大会代表合影(局部)

嵇文甫(二排左7)  李嘉言 (三排左9)黄元波(四排左9)

(注:黄元波,高级工程师,吴雪莉教授夫君,李嘉言挚友)

11.王镇南(1895—1961)

南宫人。李嘉言在预科时,曾从王先生习“元曲”、“民间戏曲”等课。

12.李汉珍(1900—1995)

信阳人。李嘉言读预科后两年1928.8-1930.7,曾听时任河大经济系教授的李汉珍的“政治学”“经济思想史”“社会运动史”等课程。

13.段凌辰(1900—1948)

自1925年在河大任教授凡23年。李嘉言在预科三年选修了段先生讲授的所有课程:中国文学史、辞赋学、汉代诗赋、历代诗选讲、史学专著选读、文选学、文体习作、古天文历法等。(见于安澜《漫忆李嘉言》一文)

14.郑竹虚(1901—?)

罗山县人。李嘉言在河大读中文预科的最后一年,曾听时任河大文学院长的郑先生“教育学”“文学与教育”等课。

(三)一般师长:

1.曹培元(1869—1958)

卢氏人,曹靖华父。李嘉言在预科时,曾听曹先生课。

2.任芝铭(1869—1969)

新蔡人。李嘉言在预科第一年曾选修任先生课。

3.李廉方(1879—1959)

预科三年,李嘉言听李先生讲“平民教育”“乡村教育”等课。

4.刘积学(1880—1960)

新蔡人。李嘉言在预科头两年听刘先生“诸子散文”课。

5.张鸿烈(1886—1962)

在其任河大校长最后半年,李嘉言听其教育及“修齐治平”训育及“政治教育”研究讲座。

6.王直青(1887—1957)

在其任河大教授时,李嘉言在预科最后一年听其“乡村教育”“农村社会”等课程。

7.曹理卿(1888—1970)

在河大任教授期间,李嘉言听其“普通化学”课一年。

8.凌冰(1892—1986)

在其任河大教授、校长期间,李嘉言选修其“教育学”“心理学”等课程。

9.姚从吾(1892—1970)

李嘉言在西南联大听其“历史方法论”“边疆史”“宋元辽金史”课。1947.8、1948.8姚先生两次下聘书,聘请李嘉言为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见聘书)。1947年9月,《贾岛年谱》出版,李嘉言赠奉该书予姚校长。

图1

图2

国立河南大学校长姚从吾聘李嘉言为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聘书。

图1为1947年聘书,图2为1948年8月聘书国币520元,比同时接到的兰州西北师院聘书500元为多。(但,李嘉言都未应1948年聘,辞去河大教职回到家乡武陟解放区,失去工作,一年无薪水,全家生活陷入困顿。是姚先生托回乡的赵天吏王雪仙将聘书送到武陟李嘉言手中,未应。1948年夏太行行署主任李一清请李嘉言至行署嘱:哪里也别去,等待民主政府安排。1949年春节正月初二,安排李嘉言去华北革命大学学习一年)

吴玉章、范文澜、成仿吾联署的李嘉言“华北大学学习证书” 1950.1.30      

姚从吾校长聘请李嘉言为河大文学院教授的聘书信封

 1948年8月姚从吾校长聘请李嘉言为河大文学院教授,薪水国币520元。聘书信封正反面,托王雪仙、赵天吏带到武陟县李嘉言家面呈。李嘉言未应聘。1949.2月由太行行署、焦作地委送至北京华北大学学习。

10.李燕亭(1893—1964)

李嘉言在预科三年听图书馆主任、化学教授李燕亭讲“图书分类”“古书书目”及“普通化学”课。

11.杜源载(1893—1975)

李嘉言在预科后两年,选修杜先生“论文作法及实习”“演讲论辩”等课。

12.张仲鲁(1895—1968)

1928年10月28日张仲鲁受邀担任清华大学秘书长,后庶务长。张先生带去了济源人李戏鱼在秘书处任文科助理。李嘉言随李戏鱼多次拜见张先生,亲承教诲。李嘉言在河大预科一年级时,多次听时任教务长的张先生的课及修身、治学演讲。

13.查良钊(1896—1966)

查先生二次任河大校长期间,李嘉言时在预科二、三年级,曾多次听其训育。特别是1928年“济南惨案”发生后不久,查先生亲带“考查小组”赴济南考查。带回日寇屠杀国人数千人的罪证:一完整炮弹壳。特建一座三角形纪念碑,将此炮弹壳嵌在三角碑顶端,以警示师生及国人。三角纪念碑立在当时河大体育场大门。在纪念碑前召开师生大会。查先生报告考查“济南惨案”详情并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预科二年级的李嘉言亲莅聆训,激发了此时刚担任共青团市委书记正进行革命活动的李嘉言的极大义愤和革命激情。在市“华北体育场”举行的全市民众、师生纪念“五四”大会上,查先生发表演讲,李嘉言深受教育。(取自刘卫东主编《河大百年人物志》75页部分内容)

禹权注:

(1)当时旧河大范围仅限于:北端,大礼堂及其东西边;西端,今西墙边;东端,东一至六斋后门外边土坡下男女厕所或至东城围墙下;南端,东西二个大门墙边。当时校体育场在大礼堂左(东)前方至六号楼后,1—6东斋前。体育场大门应与七号楼东门正对面,大礼堂前侧东侧。七号楼东门大路正中,原有一圆径约4米,砖砌矮护墙圆形芰荷鱼戏之池:其正中高耸宋徽宗在今铁塔前高筑“万寿艮岳”上的“艮岳石”(艮,守也,坚也)。艮岳石皆千里船舻“花石纲”从太湖及灵璧运来的珍贵太湖石、灵璧石,皆极珍贵。而七号楼东门前鱼沼中心高耸一尊4米许高的艮岳石。笔者幼时尝观之,今忆之为灵璧石。“济南惨案”纪念碑,应在此灵璧石东侧路边。

(2)日寇侵占河大前,南迁的河大师生将“三角碑”深埋地下保护起来,恐毁于日狗之手。1945年10—11月河大复员后,河大师生取出立在了东一斋南墙下边草坪上。笔者幼时尝观之:三级砖砌墩基、上耸粗砾水泥护边角的三面青石刻字纪念碑,三角尖顶。时,空炮弹壳已无存。正面警语誓言。记得第一行:“你忘了济南惨案的国耻吗?……”,极具感召力。似为查校长亲题。侧面一:“惨案”经过,痛斥日寇兽性!激人愤恨。侧二:考查经过及立碑初衷。

(3)日寇占领七年的河大而经河大师生保护下来的此珍贵历史文物,以及七号楼东门前鱼沼特别是珍贵文物:4米多高艮岳石,在1958年“大炼钢铁”运动中,为了在“东操(草)场”建几十座“土高炉”“小高炉”时都被无情砸碎!暴殄天物,千古罪人!(另见《李嘉言日记》1958年段中所注释。当时学校有人曾提及此事)尚不知三面青石碑身是否被保存下来。河大当复建此“三角纪念碑”,以昭后人。

14.傅斯年(1896—1950)

字孟真,山东人。1929年11月,安阳甲骨考古中,因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与河南地方考古发掘的矛盾,到开封与省政府洽商,住在河南大学一个月。白天与省政府(在北道门)交涉,晚上在河大六号楼报告厅向河大师生,主要是文学院师生作了几次学术报告,每次二小时:口才流利,条理清楚,知识丰富。只谈甲骨文发掘的情况、规模意义、成果……决不谈及考古中的矛盾。有“现代考古的重要性”“考古学的新方法”等。出狱后的预科三年级的李嘉言都聆听了这些报告。这次开封之行,很好地解决了小屯村发掘中的矛盾,也促成了河大文、史系师生直接参与了安阳考古发掘的工作,突显了傅先生的卓越能力。

15.杨亮功(1897—1992)

在河大任教育系教授半年(一学期)时,李嘉言曾选修其“西方哲学史”“中山先生教育思想”课。

16.王陵南(1898—1986)

在河大任教授时,李嘉言预科三年曾选修其“植物学”等课。

17.鲁雨亭(1899—1940)

永城人。毕业于李嘉言胞三爷李潓为学监(校长)的开封省立法政学堂。1927年,经李潓推荐在开封第五中山大学任助教。李嘉言听其讲课。